防聚集!全美大面积拆除篮球筐 部分沙滩景点关闭


此外,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数量约为15万,在加拿大的留学生9.6万,在日本的留学生为8.6万,在韩国的留学生为4.4万。在新西兰的留学生为1.9万。重点疫情国的中国留学生加起来总量超过百万人。

曾光提醒,“第一阶段防治成功,只是阶段性胜利,现在是处于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阶段。我们还要跟其他国家站在一起共同战斗,保护自己,帮助别人。同时,保持早期发现早期控制的能力,预防下次大流行。”【环球时报】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已造成3000多人死亡,但有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工作似乎就是天天抨击中国等其他国家。美国务院发言人3月30日称,国务卿蓬佩奥当天同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通话,谈及“反击中国和俄罗斯传播与新冠病毒有关的虚假信息和宣传活动的重要性”。蓬佩奥因其在疫情中的表现被《华盛顿邮报》称为“有史以来最差的国务卿”。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1日表示,疫情发生以来,中方与时间赛跑,与病毒抗争,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现在,很多中国企业仍在争分夺秒、夜以继日生产医疗防疫物资,为世界其他国家抗击疫情提供物资保障。我们无心、无暇也不屑于发起所谓“虚假信息运动”。 

“美国之音”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蓬佩奥一直在批评中国政府隐瞒疫情及散布不实信息。3月30日,他在与来自亚洲或专注报道亚洲的记者举行电话会时,再次批评“中国、伊朗和俄罗斯散布有关疫情的虚假信息”,称这些信息包括“在病毒起源问题上混淆视听,在各国抗击疫情及哪些国家在真正为全世界提供援助的问题上混淆视听”。

曾光表示,“新冠肺炎是对人类巨大的挑战,需要全球团结起来共同应对,这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任务了,任何一个国家的防控漏洞都会影响全球疫情。中国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援助一些困难国家,是非常正确的。”

“蓬佩奥在疫情中的表现使他跻身有史以来最差国务卿行列”,《华盛顿邮报》副主编杰克逊·代尔30日以此为题发文称,在发生严重国际危机时期,美国国务卿的历史表现一般是环游世界(至少在电话上)、制定一致的多边应对措施。而蓬佩奥上周所做的事情是: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进行毫无意义的口水战;因为坚持使用“武汉病毒”一词阻挠七国集团外长会发布任何公报。“蓬佩奥发出的信息很明确:对美国政府来说,与北京的争吵要比与英国、法国、德国等亲密盟友达成共识更为重要。”“除了在特朗普的每日新闻发布会暨真人秀上露面外,蓬佩奥在疫情问题上几乎是隐形的。”文章称,蓬佩奥对中国的讨伐更加毫无意义。“他一直致力于将这一流行病归咎于北京,似乎是在抗衡中国为援助其他国家所做的不断努力”,“对于那些欢迎中国帮助、没有从华盛顿得到任何东西的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人来说,这种言论毫无意义”。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对《华盛顿邮报》说:“对于谁在引领世界的观念将彻底改变,这不是美国。”

华春莹31日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扩散,特别是欧美一些国家形势严峻。各国人民一致呼吁要加强团结合作,共同应对疫情。但同时,有个别人不时发出一些刺耳声音,跟当前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气氛十分不和谐。“这些人试图制造一只世界上最大的锅甩给中国,让中国成为最大的替罪羊。但是,这个锅太大了,对不起,他们甩不出去的。”华春莹说,疫情是面照妖镜,人心善恶、品行高低尽显其中,一览无余。病毒不讲意识形态,也不分国家种族。面对疫情,各国命运与共,污蔑攻击、甩锅推责都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唯有加强团结合作,才能够尽快战胜疫情。

“中国还没接近尾声,只是进入了新的阶段,在全球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中国进入不了尾声。”

欧洲作为目前疫情的第二个重灾区,也是我国留学生集中分布的地区,在英国的留学生约为11万,在德国的留学生为3.7万,在法国及俄罗斯的留学生均为3万,在意大利的留学生为1.5万。

曾光介绍,冠状病毒虽然有很多,但是引起世界关注的就只有三个,第一次是2003年的SARS,那时候还不是全球大流行,在其他国家基本没有传开,主要集中于华人。第二次MERS,就更局限了,主要集中于中东少数国家,病死率高,但是传播率弱,患病人数较少。第三次就是新冠肺炎,如今已在全世界二百多个国家传开,感染人数远远超过SARS,最终可能比SARS多一百倍都不止。

留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学生最多,百万留学生在重点疫情国